背景:
阅读新闻

《教研通讯》2014年秋学期第1期

[日期:2014-10-13] 来源:校长办  作者:《教研通讯》编辑部 [字体: ]

教学论坛

高中语文写作教学的初步思考

语文教研组  刘其胜

  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教材“写作”部分的编写打破了传统教材一般以文体或以写作知识为序的体例,依托专题,凸现出人文性、整合性、选择性的显著特点和淡化“系统化”、淡化文体形式的倾向。其编写理念和结构体系的更新能否从根本上改变以往中学写作教学的窘况,在不到三个学期的时间里,如何通过写作训练有效地提高学生写作能力,是一个全新的课题,也是对一线教师的重大考验。

  一、关于教师角度的思考 。

  首先,作为教师,对教材设计的20个专题、19个写作板块如何根据学生的实际进行整合,如何在写作过程中培养学生“有个性、有创意地表达”,写作教学方案的设计、活动的组织、指导的落实、讲评的实施等都需要通过调查得到反馈,因为新教材需要融进新理念、新方法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其次,从写作主体来看,在新教材实施中,来自学生的所思所感、所想所愿是教材完善和教学改进的“风向标”。从他们的反应中,我们可以了解教师写作教学的实际情况,也可以知晓学生的写作期待和现状,从而改进和完善教材编写体系,探讨改进教学方法、提高写作能力的策略。

  最后,对教材淡化写作知识教学,笔者从高中生的实际情况出发,认为目前情况下,写作知识不能少,因为部分学生写作知识还不扎实,还需要进一步深化。对教材设计的作文题,笔者认为有情境;有文化内涵;新颖实用;开放性、选择性强,但与学生当下的实际生活较远。

  二、关于写作教学实施情况思考。

  1.写作教学的新趋向 。

  新教材带来写作教学的新变化,这种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更加重视“阅读与鉴赏”对“写作”的引导、促进作用。新教材较过去教材提供了更多的文质兼美的阅读文本,不少教师能引导学生进行多重对话,进行思想碰撞和心灵交流,获得审美体验和写作欲望。“阅读”、“积累”、“体验”、“感悟”仍是写作教学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

  (2)强调写作内驱力。一切学习行为都是由动机引发的。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是写作的主体。写作已不再是教师命题下学生的“遵命之作”,而是学生在生活、学习中的发现,是在产生了表达的需要与渴望后收集材料加工成文的。多数教师注意在专题学习的基础上营造写作情境,让学生自己领悟、自己发现,调动了学生写作的积极性。

  (3)强化写作过程。教材对写作过程给予了高度重视,我们坚信通过“学会观察,丰富体验”--“有感受的思考”--“选取材料,安排结构”--“修改文章”--“切磋交流”--“展示和评价”这一过程,学生定能学会作文,在写作中获得精神成长。一部分教师还能考虑到学生兴趣和个性发展需要,打破教材安排的“专题”顺序进行教学。半数教师通过指导学生多观察、多积累、多修改来培养写作兴趣,通过讲评方式的改革,使学生在必修阶段写作水平有较大提高。

  2.写作教学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1)观念更新不及时。一些教师只重视阅读文本,不重视写作。对新课标“表达与交流”方面的新要求不甚了解,仍然沿用传统写作教学的方法。不引导学生观察生活、体验生活,而是闭门造车,造成学生作文“灵魂缺席”,成为无病呻吟之作。一味只关心作文分数,不重视思维训练,不关心学生的人文情怀和社会责任感。

  (2)评价方式单一。不少教师还用同一材料、同一标准衡量与评价学生作文,有的教师过早地利用高考评分标准作为平时评分要求,并认为这是“最好的标准”。一些学校无论是高一年级还是高二年级,无论是期中、期末考试还是平常测验,凡是涉及到作文评分都以“参见高考评分标准”一句话带过。

  (3)训练形式单调。多年来高考作文题的“指挥棒”作用,使许多教师形成了一种心理定势,尽管“文体不限(诗歌除外)”,高考作文仍以写记叙文、议论文为正宗,因此,平时训练基本以这两种文体为主,至于教材中列出的诗歌、课本剧、人物评传、读史随笔、书信、演讲稿、消息或通讯等,只是蜻蜓点水,让学生看一看,有的根本不去“实践”,以致学生到高二也不知演讲辞的写法和演讲的具体要求。“一切为了高考”仍是训练形式单调的主因。

一线传真

方法指导到位,课堂迁移得当

——对张国民老师公开课的点评

高三语文备课组:郑建平

  本学期第二周周二上午的第一节课,高三语文备课组的张国民老师为我们开设了一堂高三一轮复习课,题为《文言文整体把握及解题技巧》。这是一堂文言文整体阅读指导课,张老师精心设计,踏实推进,取得了较为理想的课堂教学效果。下面,我就这节课谈几点我个人的反思。

  首先,张老师的这节课选择的内容很好。高三学生刚进入一轮复习,就文言文来说,实词积累量不够,解题技巧又尚未形成,拿到一篇文言文,除了习惯性地从头读到尾,往往不知道如何更有效、更有针对性地进行阅读、解题活动。张老师选择的这个知识难点很有现实针对性。他着眼于文言文整体阅读,从整体入手,先总体把握阅读材料的人、事、理,再去审题解题,思路很好,效果也不错。这样做不拘泥于字句,避免了课堂、文本的支离破碎,某种程度上,是为学生文言文阅读指明了道路,廓清了迷雾。

  其次,本堂课方法指导到位。根据文体特征,从文言实词到信息筛选、内容概括和分析,再到文句翻译,每一个知识点的讲解都能归纳简要的方法指导,让学生由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形成了解题能力。避免了以往就题解题的低效沉闷的课堂形式。

  再次,课堂迁移得当,举例典型。张老师工作态度认真,极具钻研精神。课件上展示的每一个例题都选自最近几年的高考题,尤其是针对2014年江苏高考语文卷中文言文试题出现的新动向,精准地把握住特点,传递地传达给学生,做到了课内课外结合,举一而反三,突出了培养学生能力,提高学习效率的教学重点。

哲理故事

教育智慧故事(十一)

  【编者按语】教育故事,充满智慧与哲理;教育故事,充满爱心与宽容;教育故事,充满赏识与深思。人的一生离不开故事尤其是教育故事的启迪,故事可以影响你、影响我、影响他,影响我们的一生,改变我们的一生。

斑马的选择

  很久以来,斑马为什么会有色彩对比强烈的黑白条纹,对我来说一直是个不解之谜。斑马固然美丽,但却不符合达尔文“物竞天泽,适者生存”的进化论观点。因为但凡鸟兽虫鱼,为了躲避天敌的攻击,都有着与环境相匹配的保护色。在非洲大草原上,斑马这身打扮实在是太显眼了,这使它们很容易成为狮子、土狗之类食肉类动物的攻击目标。

  斑马为什么会有黑白条纹?我曾经多次向人请教过这个问题。有人一本正经地说,这种条纹可以让智商差点的捕食者分不清斑马的头和尾--有一种鱼就是这样干的,电脑的屏幕保护里就能看到--而众所周知,斑马的后腿十分强劲有力,不小心站到后面的捕猎者必受重伤。这种说法似乎能有一定道理。

  近日看一本生物杂志,才发现正确答案。原来,在非洲大陆,有一种可怕的昆虫--舌蝇。动物一旦被舌蝇叮咬,就可能会染上“昏睡病”--发烧,疼痛,神经紊乱,直至死亡。科学家研究的结果,舌蝇的视觉很特别,一般只会被颜色一致的大块面积所吸引。对于有着一身黑白相间条纹的斑马,舌蝇往往是视而不见的。斑马的条纹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自然选择、优胜劣汰的结果。在进化过程中,斑马的选择虽然使它有更多的被捕猎的风险,但也使它成功地躲掉昏睡病的困扰,使它们的群体不断地发展壮大起来。现在,斑马已经成为非洲大草原上数量最多的动物之一。

  【教育智囊】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劳永逸、完美无缺的选择。你不可能同时拥有春花和秋月,不可能同时拥有硕果和繁花。你不可能同时拥有明星的欢呼鲜花和隐者的清逸自在。你不可能同时走上两条不同方向的道路,各个方面都出类拔萃。你不可能同时拥有玩游戏时的快乐和优秀学业成绩的令人尊重。你不可能把所有的好处都占完了。你总要学会权衡利弊,学会放弃一些什么,然后才可能得到些什么。你总要学会接受生命的残缺和悲哀,然后,心平气和。

高考作文

  题目: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有人说,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只有青春是不朽的。也有人说,青年人不相信有朝一日会老去,这种感觉其实是天真的,我们自欺欺人地抱有一种像自然一样长存不朽的信念。

薄暮依旧炒米香

  夕阳笼罩下,村口一片静谧安宁。橘红色的阳光渗过茂绿枝叶间的缝隙,在天地间洇出一幅金灿灿的油画。

  我又一次迈进村子,却再也辨不出曾经的痕迹。村口的老人们喃喃说道:“扎伞的老王在你走后两三年就死啦,这不,十多年光景,当年那个还吮着指头的你,现在都长成大小伙喽。岁月不饶人哩……”见我欲问,一旁佝偻着背的老太太插嘴上来:“若是说来,你该还记得那炒米师傅吧,喏,再往前走两个巷口便是。”

  年幼时的我,恍惚以为村里的所有都是永恒的。可岁月从没有停止她那匆匆的脚步,逝去成了不变的旋律。好在,还有这样一处值得我惦念。

  走上前去,三五人群团着的,不须再辨,正是我幼时那位炒米匠。他端坐在不知谁家砌房留下的水泥墩上,正心无二顾地边旋转边望着抓在手上、早已炭黑的葫芦形炉膛。阳光静静地覆在他的额头上。黝黑的额头上沟壑纵横,沁出的细密汗珠簇拥着,反射出迷人的金光,似一抔泥土中散落的金粉。

  他的右手正奋力地鼓着风箱,简陋的炉灶上火苗跃动。一旁的小炉灶上支着一口锅,清净的汁液正烧得噼啪作响。细细听来,寰宇间仿佛只剩下火苗炙燃的嗞嗞声。轻轻一嗅,糖汁熔化的丝丝甜意直润肺腑。

  炒米匠望着压力表,轻轻一唤:“要炸喽!”平淡中渗出一丝威猛,把一个三四岁的女孩吓得哇哇直哭。炒米匠嘴角轻咧,围观的大人倒是笑得前仰后合。只见他娴熟地把炉膛塞入布箧中,手中一根杵棒猛力一拨,“嘭”地一声,白烟缭绕。那孩子这会儿破涕为笑。脆脆的香气混合着糖汁软软的清甜让人心旷神怡。

  趁着热,炒米匠将筷子挑起一丝糖汁,拉伸成一条绵绵的线。火候到了,将糖汁倒入了一旁的浅铁盒,再将新制的炒米倒入,竹篾将混合好的炒米糖摊平,待冷却了用刀切成方块,便成为我童年里最恋恋不舍的美食。

  “还是当年那般香呦!”我轻轻吐了一句。炒米匠这才抬头,仔细地凝望着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恍然大悟。他笑盈盈地望着我:“还行还行,真没想到你居然也长成这般大了。”我笑问:“如今生意如何?要知道,当年的我可对你崇拜得不行呦。”他似有心思般轻轻一叹:“曾经,我们也以为这手艺会传下去。这才十多年时间,哎……光阴过得真快呀。”

  我品出他心中的一丝不舍,悄悄离开,心中萦绕着些许困惑。回头望去,炒米匠和他的活计儿沉浸在薄暮里。

  薄暮依旧,炒米香。吆喝声渐渐地,渐渐地,寂了下去。

语文段子

  她说话的声音又是怎样的呢? 你们大概听见过夜莺的歌唱吧? 如果夜莺说起英语来,那你们就会知道多拉的说话声是怎样的了。有时, 好象她的胸膛里藏着奇妙的乐器,而她的嘴唇就是这个乐器的弦。她不是在说话,而是在唱歌! 有时,觉得这好象不是人的嗓音,而是从缥渺神秘的海岛上远远传来的小提琴 声。风托住这迷人的仙乐,把它迷进麦奥路的住宅。--[巴基斯坦 ]卡斯米:《斯高达一家》 《艾·纳· 卡斯米短篇小说集 》第24页)

《教研通讯》总第46期
temp_14101308109416.doc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吴杰明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